施镇洋:我要做到说再见的那一天

600℃ 677评论
施镇洋:我要做到说再见的那一天我10几岁就开始跟着父亲施坤玉学木艺,他是设计寺庙的大木作匠师,我从小耳濡目染,就专注在雕刻上,一来是自己的兴趣,二来也对家里的事业有帮助,就这样栽进来了,做自己有兴趣的事,就不会累;选对行就很快乐。家里有很多材料跟工具都可以无限制的用,加上我也很用心学习,常加夜工,每天的工作跟学习是乘以1.5倍,才能在46岁就得到第八届「民族艺术薪传奖」传统工艺类木雕奖项,我坚持每一块雕刻都要有文化意涵,要能创新,保有特质、同时融入故事,这才有艺术的价值。 「兴趣」就是我的动力,我雕刻时是在享受创作的乐趣,而不是在做工。加上我在庙宇受过严格训练,就像在少林寺打过十八铜人阵,再碰到什幺挑战都不是问题。

我人生的转捩点是因为前副总统谢东闵先生的一席话,他说:「你的传统艺术雕刻这幺漂亮,但是这幺大件,为什幺不把它变小,可以在各个家庭做艺术扎根。」这席话点醒我,我决定扩大雕刻的面向,除了庙宇雕刻的本业,另外也尝试性地做小型雕刻,结果立刻得到收藏家青睐,这给我很大的动力。我就用庙宇的收入来支撑创作。后来也有国外的收藏家如日本、英国、义大利等等;同时配合国家的文化政策,先后去过美国、比利时、法国等国展览。

传习木雕技艺,我有责任

1980年代,我受邀参加鹿港雕刻名家联展,参展的包括许多雕刻界的老前辈,我最年轻,作品评价很高,彰化县立文化中心(彰化县文化局前身)就邀请我开班授徒,这一教,就教了十几年,教到废省。42岁开始积极投入木雕艺术传习的工作,后来我跟弟子李荣聪还一起出了一本《鹿港龙山寺.天后宫木雕艺术概览》记录雕刻的各项意涵。

本篇为杂誌订户限定内容,订户登入看全文成为订户购买PDF付费阅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