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大利青农新势力 创意玩出亮眼产值

256℃ 245评论

【文/黄雅诗 (中央社驻罗马记者)】

义大利美食、美酒享誉全球,很多人认为卓越的饮食文化,一部分应归功于良好农业基础孕育出的优质食材。诚然,义大利农产除享有得天独厚的地中海型气候,也因为持续有年轻新血愿意投入农业领域,写下更多成功典範。

带创意回流农村 多角化经营稳定收入

根据义大利最大自耕农协会Coldiretti在2018年公布的统计数据,义大利35岁以下的年轻农场经营者,在2017年增长了9%,约有5万多名年轻农场经营者,不仅人数位居全欧之冠,义大利女性青农的比例也特别高,占了30%。

不少义大利农业专家观察发现,年轻人返乡务农,不只有助防止农村人口结构老化,传统产业后继无人,更发挥了积极创新的作用,彻底改变义大利农业型态。

举例而言,传统农夫可能只管种植,产销工作一律委外,但一些有商务经验的青农,在经营农场时,可以直接串连生产到业务行销等环节,他们懂得运用网路售货,或创造话题性的小农市场,藉此缩短了「产地到餐桌」的距离。

传统农夫「靠天吃饭」,气候变迁或市场供需波动,都可能严重冲击农场的营收和生存机会,不少青农经营的农场则懂得多角化经营,除了栽植畜牧,也兼营教育、娱乐活动,以分散单靠农产品获利的风险。

一些青农怀着理想,积极推展「社会农业」,让农场发挥帮助身障人士、更生人、毒瘾者就业的功能;另有青农主打农业「美学」,让农场融入整体都市设计,兼具公园绿地、景观花园或生产再生能源的效果。

各种求新求变的创意,让义大利青农产值表现亮眼。义大利自耕农协会Coldiretti数据显示,义大利青农拥有的农场面积超过平均值54%,营业额高于平均水準75%,聘僱员工数量超过平均值50%。

不仅活化在地农村 创意还输出海外

自耕农协会研究指出,面对义大利经济衰退、失业率高居不下,农村已再次成为年轻人寻求机会的舞台,无论年轻人想创业,或只是想找个临时工作,体验一下自然生活,农村工作提供了各种弹性的选项。

义大利政府与民间机构的财务资助,更大大降低了义大利青年跨足农业的门槛。例如「义大利农业食品市场研究机构」(ISMEA)每年都编列高额预算,帮助有意务农的年轻人购买土地。

根据义大利国家通讯社安莎(ANSA)报导,ISMEA在2019年已编列7,000万欧元预算,提供18岁到41岁的年轻人首度购买农场的低利贷款。过去三年内,因为ISMEA的财务支持,已促使224名义大利年轻人顺利成为农场经营者。

义大利媒体经常报导青年农夫事蹟,吸引更多年轻人逐梦。义大利电视台TV2000今年2月製作了一个《新农夫》(New Farmers)专题,深入义大利南北各个区域,详实报导12个义大利青农的成功故事。

其中有非常戏剧化的跨领域者。一位34岁的青农乔巴多尼(Daniele Ciabattoni),原本在米兰娱乐圈担任顾问,现在开设农场和麵包作坊,坚持以源自古代农村文明的石磨方式製作麵包。他认为人们太习惯于添加物,远离食材真实味道,决定回归严格的自然古法,用爱和诚心製作健康麵包。

也有颠覆家族事业的革命者。33岁的库帕内(Maruzza Cupane)在获得有机农业、地中海水果种植等专业学位之后,却不打算保守地继承家业,她把九公顷的家族企业柑橘园改种义大利鲜少生产的温室芒果和露天酪梨园,试图让带有异国情调的水果,变成义大利餐桌上的「零公里」食材。

相对推崇古法,更有人拥抱科技。另一集介绍的青农迪卡罗(Matteo Di Carlo),把高科技运用在精密农业,他在义大利中部福贾(Foggia)协助管理约500公顷土地,种植芦笋、花椰菜、菠菜等植物,他用带有卫星导航的电脑系统,精算分批播种、灌溉、施肥等生产週期,达到控制成本与产量极大化的效果。

安莎通讯社4月9日报导,义大利1,000位青农发起计画,协助西非小国多哥(TOGO)农民栽植有机凤梨,希望帮助多哥农民创业、脱贫。

义大利青农不只正在改变义大利农业,也向全球输出他们的创意。(完)

义大利青农新势力 创意玩出亮眼产值

【*看单篇不过瘾?中央社电子书城《全球中央》电子杂誌、纸本杂誌全面特价中。】

上一篇:           下一篇: